观《河西走廊》

  这是一部豆瓣评分高达9.6的国产纪录片,激荡而又优美的旋律、栩栩如生的人物刻画、壮美绝伦的高山大漠、娓娓道来的宏篇叙事,令这部纪录片熠熠生辉。
  河西走廊,取名来自黄河以西,类似走廊,沟通西域和中原而得名,东起乌鞘岭,西至古玉门关,南北介于祁连山、阿尔金山和马鬃山、合黎山、龙首山之间。每每中原王朝强盛之时,河西走廊都会成为其向西扩展影响力和商贸通道的必经之路。儒家文化、佛教文化以及草原游牧民族在这里交融,留下了极具特色的物质和精神文化遗产。
  河西走廊第一次进入中原王朝的视野来自于张骞的西域之行,司马迁评价张骞的这次出访为“凿空”西域。张骞的伟大之处在于对于肩负使命的执着坚持,对于未知世界的探索,这种精神700年后被高僧玄奘所继承。在此之前,中原王朝并不了解这片未知的世界,是张骞凭着他的那股坚忍卓绝的勇气打开了通往它的大门。霍去病打败匈奴的休屠王和浑邪王,夺取了焉支山下的山丹马场,汉朝在这里设置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河西走廊第一次纳入中央帝国的版图。打通了河西走廊的西汉王朝,迎来了与西域诸国的空前的商贸往来,也打开了汉人据此向西域以西的世界的一扇窗户。
  魏晋南北朝,中原四分五裂,河西走廊成了士人逃难的小小港湾,在这片土壤下也培育出了代代士林领袖。从最早的郭荷,到他的徒弟郭瑀,再到他的徒弟兼女婿刘眪,一代一代的儒家文化熏陶出的巨匠们以他们的出世入世刻画出了身处乱世的坚守与抉择的身影。
  佛教传入中原,河西走廊是必由之路,河西走廊是相比中原更早的受到佛教思想的影响。相比儒家文化的受众是人数较少的读的起书的知识分子,作为一种追寻人生价值、讲究身心修炼的宗教,对于普罗大众具有超凡的吸引力。佛教传入中国时带来了其佛像雕刻艺术,并在河西走廊兴盛起来。结束了中国北方分裂状态的北魏王朝将河西走廊的士人学子和佛教艺人尽数东迁,东迁的士人学子给动乱中的中原文化形成一次极具意义的反哺,东迁的佛像雕刻匠人留下了云冈石窟和洛阳龙门石窟等特色文化遗产。
  结束了南北朝分裂的隋王朝在604年迎来了雄心壮志的隋炀帝的统治。在驱逐了骚扰丝绸之路贸易的吐谷浑之后,隋炀帝亲率10万大军,作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中原皇帝踏上河西走廊,来到焉支山下,与西域诸国在此进行了盛况空前的会盟。对于好大喜功不惜民力的隋炀帝来说,这次会盟也是隋王朝由盛转衰的一个起点。
  端平入洛失败之后,南宋与蒙古彻底决裂,蒙古便开始筹划进攻南宋的线路。蒙古西凉王阔端的计划是绕道吐蕃诸部攻下大理,形成对南宋的合围之势。在一次实质上的军事威慑之后,吐蕃的萨迦派领袖萨迦班智达被迫携带其两个外甥来到凉州城下进行会盟。阔端得到了整个吐蕃的臣服,却深深的为萨迦班智达的气度与睿智所折服,这也为后来的藏传佛教成为蒙古的国教打下基础。萨迦班智达随身的一个外甥八思巴更是日后成为元朝的国师。而这一切的起点都是发生在河西走廊的这一次吐蕃诸部与蒙古西凉王的会盟。
  明王朝建立后,由于实行收缩内敛的对外制度,加上中亚地区陷入持续的动荡,又有奥斯曼帝国隔绝商路,河西走廊陷入了长时间的没落。16世纪末,利玛窦给教皇写了一片书信,写道中国可能就是马可波罗口述中所提到的“契丹”。教皇派出鄂本笃经由河西走廊去往明王朝的北京实地验证。当他们历经千难万阻渡过嘉峪关之后被困在肃州城内,不能再往前一步,因为前往北京需要得到一份朝贡的“使者”身份。在肃州期间,鄂本笃写下一路的所见所闻,并证实了“契丹”就是中国。鄂本笃没能等到进入北京的那一天,他在肃州病逝,但他的这一路行记被利玛窦所整理,目前已经是研究河西走廊历史变迁和中西方交通史的重要资料。
  时间又到了清朝末年,随着国力的日渐衰落,列强纷起觊觎之心,河西走廊上出现了很多的国外探险队。他们盗取了许多珍贵的文物文献,但也使河西走廊蜚声世界,众多文物流失海外是时代带给中国人的苦难记忆,但他们也揭开了河西走廊丰富文化遗产的面纱。纷至沓来的外国探险队拿他们的镜头记录下了那个时代的众生相,在那一个时间点上,他们的音容样貌被凝刻成永恒的瞬间,他们的身影拓下了时代的烙印并我们这些后生晚辈所得知,加深了对我们这个苦难民族的深刻记忆。
  新中国成立前夕,以彭德怀为首的西北解放军在肩负着毛泽东下达的“夺取油源”的命令下迅速夺取位于河西走廊的老君庙油田。老君庙油田担负着中国当时绝大多数的原油供应,夺取油源至关重要。随着勘探的深入,老君庙油田的储量达到了当时惊人的9亿多吨,随之而来的是大批采油队伍和炼油产业链。在这场石油大会战中,走出了包括王进喜在内的一大批杰出的石油产业技术人员,为新中国的石油事业做出巨大贡献。除了石油,河西走廊以其发现的铜矿,铁矿,大型镍矿等为新中国输送了大量的工业原料,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做出了巨大贡献。
  河西走廊起于汉,兴盛于汉、唐,衰于明清。它兴盛的时候正是中原王朝朝气蓬勃、锐意进取、雄心勃勃、自信洋溢的朝代,尤为可惜的衰落于闭关锁国、暮气沉沉、不思进取、自甘落后的老大帝国时代。河西走廊利用的好的王朝往往对北方草原处于攻势,昂扬的时代精神赋予当时的人们一副恣意挥洒、仪来万邦的姿态,而那些对外封闭的时代,中央帝国万马齐喑、日益收缩,北方之祸日甚一年,国势令人不胜扼腕。河西走廊的价值在于连接中外,地处中西方文化思想交流的前线,留下的丰富遗产具有清晰的时代脉络,对于寻找我们民族的历史坐标与定位具有重大价值。这片土壤,记录下了个人在历史的烙印,小人物的悲欢离合、人生进取与岁月年华的流逝,大人物的纵横捭阖、家国情怀以及搅动风云的英姿,让这片土地在历史深处,留下片片回音。

您的支持将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