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高维度的博弈是合谋

  从囚徒的角度来说,囚徒困境非常的糟糕,信息的不一致性导致合作成功的可能性较低,但从警察的角度来说则希望利用囚徒困境。生活中的很多例子都类似囚徒困境,招标单位很不希望投标者之间达成合作,土地拍卖中的围标,商业竞争中的价格战等等,招标单位、土地拍卖方以及消费者都不希望企业的合作,但企业都是市场竞争的理性参与者,竞争是零和博弈,合作却能使彼此都能获得利益,虽然这些合作对整个社会未必是件好事。

  在小说《三体:黑暗森林》中的末日之战后,章北海率领的“自然选择”号与另外4艘追击战舰成为人类仅剩的5艘战舰,是人类延续最后的希望。但由于燃料不足,5艘战舰不可能全部到达目标星球以补充燃料,随着猜疑链的不断放大,先动手的“蓝色空间”号用声波武器消灭了其他4艘战舰,并夺取了充足的燃料和8倍的配件冗余踏上了孤独的星际之旅。

  在工程招投标当中,招标人希望选择的投标人在合理的范围内价格越低越好,投标人如果中标,其收益就是自己报出的投标价和自己估算的项目成本之差,如果未中标,则收益为负。在合理竞争的情况下,投标人的报价趋于成本价,而如果投标者合谋,存在串通投标的行为,则会使投标人的中标机会和中标价大增,损害的只是招标人的权益,而这也违背了招投标制度设立的初衷。

  钻石行业也是这样一个例子。钻石的价值来源于稀少,被当成爱情恒久远的象征而事实上现在众多钻石矿的发现已经让钻石不再稀有,同时人工合成钻石的技术已经非常的成熟,钻石的高价来源于商家的垄断,即合谋。钻石与爱情的故事是商业宣传的结果,是西方的舶来品。19世纪的时候,那时候,钻石的价格曾经遇到过一次危机。那时候,南非发现了一处较大的钻石矿,钻石价格暴跌,钻石厂家一片哀嚎,但他们随后达成了一项影响至今的合作,联合成立了一家垄断集团,戴比尔斯公司,从此,钻石的价格几乎从未暴跌过。戴比尔斯公司很注重宣传,很小心的不去触犯各国的反垄断法,戴比尔斯小心翼翼的维持着钻石的高价,将钻石和爱情进行了深度绑定,似乎钻石的高价见证了彼此的爱情,贬值也就意味着爱情的贬值。钻石行业可以说是商家们凭空宣传处的一个产业。

  半导体行业的存储器业务现在被韩国三星、海力士以及美国镁光高度垄断。17~18年的时候,内存条价格暴涨,这些企业利润也随之大涨,三星更是凭借存储业务的大幅增长增上了全球第一大半导体企业的王座。相信随着国内长江存储等企业的快速成长,将会对存储器的暴利形成有效冲击。

  企业的合谋大多由于市场参与主体不多,彼此达成协议,合作的利益就能够远大于彼此竞争,从博弈论的角度来说,合作还是竞争,取决于哪一个选项能够带来的利益更大。合作的利益大就不会竞争,背叛的成本低才会背叛。

  避免厂商合谋的一个办法就是扩大市场准入,让更多的参与者进来,让商家的协调没那么容易,随时给市场制造“鲇鱼效应”。另外一个办法就是依靠政府的力量反垄断,相当于全体消费者联合起来去对付那些巨头。

您的支持将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