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点博弈论

  几乎每所大学的商学院都开设有博弈论课程,市面上讲博弈论的书如汗牛充栋,我们经常可以在各类媒介上看到“博弈”这个词,那博弈论和平常人们所说的计谋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博弈论是西方版的三十六计吗?

  《三十六计》里的计谋,如瞒天过海、声东击西、暗度陈仓、笑里藏刀、欲擒故纵、偷梁换柱、上屋抽梯、美人计、空城计、反间计等等,这些“计”,本质上都是骗术。自己要做A,就让对手以为自己要做B;不希望对手做C,就吸引对手去做D。

  诡计有三个问题,一个比一个严重。

  首先,诡计都有巨大的风险。诡计要想成功,你不但必须严密封锁信息,而且还得假设对手是比较愚蠢的。

  真实历史中诸葛亮并没有对司马懿使用过小说里的空城计。这个操作风险太大了。诸葛亮不但要假设信息被完全封锁,还得假设司马懿知道自己是个谨慎的人,而且还得假设司马懿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司马懿知道自己是个谨慎的人,而且司马懿居然连骚扰一下都不敢就跑了。

  诡计的第二个问题是不能长期使用。骗人一次也许真能成功。有些卖假货的人为了应付检查,不会只卖假货,让真货和假货混合 —— 这不就是“瞒天过海”吗?这个手段的确比生硬的欺骗高级,但仍然是欺骗,而欺骗是不能长久的。

  当然《三十六计》中也有很多计谋不是骗术,比如围魏救赵、远交近攻、借刀杀人、趁火打劫等等。但即便是这样的计谋,也跟骗术一样,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它们说的都是“零和”游戏。

  零和的意思就是我要想赢你就得输,我想要得到什么你就得失去什么,咱俩的得失之和等于零。真实世界中,除了战争,很少有这样你死我活的局面。商业竞争也好,平时人和人相处也好,一般都不是零和游戏。两个集团想要长期共存,就必须得找到一个能够双赢的方法,而不是互相使用计谋。

  计谋的故事听多了容易产生幻觉。我们看各种演义故事,因为过分相信计谋的作用,给人感觉好像实力都不重要了。我们动不动就要以弱胜强,要打“聪明仗”,好像以弱胜强是个普遍情况、四两拨千斤是个常规操作一样。

  计谋的本质,是一厢情愿。

  计谋要是太多,愚蠢的人就不够用了。博弈论研究的是理性人之间的博弈。

  博弈论假设人在做熟悉的事情、重要的事情、涉及到钱的事情的时候,通常是相当理性的,表现为三个要求。

  第一,你得知道你想要什么,并且对你想要的东西有一个明确的排序。

  第二,你的行动是在一定的规则之下,争取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第三,你知道对手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对手也知道这些规则。

  这三个要求都很简单,但是我们得承认,有些人在有些时候真做不到。比如说前段新闻中的“高铁霸座男”,他是个博士,我觉得你要是问他是个人的形象和声誉重要还是一个座位重要,他会更想要形象和声誉 —— 可是在高铁上那一刻,他的情绪战胜了理智。

  人有时候会被某种情绪劫持,这种情况不是博弈论的研究内容。

  如果一个现象长期存在,那就有可能是博弈论的研究内容 —— 博弈论称之为“均衡”。再比如说,像百度、莆田系医院、拼多多APP这些东西,充斥着假货和骗局,为什么能长期存在呢?也许这就是当今中国的博弈格局所决定的,这个结果可能是各方的理性选择。

  博弈论能帮助我们理解长期存在的各种现象。如果你观察到社会上有很多不合理的现象,而这些现象还长期存在,你会认为这是因为社会上的人都太愚蠢了吗?博弈论会让你考察现象背后的博弈规则。

  当然,这绝对不是说可以理解的现象就应该长期存在。博弈论更重要的作用,是告诉我们如何改变不好的局面。

  可能这个坏局面是因为博弈是单次的,可能其中有信息不完全的问题,可能是因为那个许诺不可信。现在博弈论已经能够提供各种工具,帮我们达成更好的局面。

  对个人来说,最起码的一点,你应该时刻提醒自己要理性。研究博弈论就好像下棋一样,你要考虑你的每一个行动都是有后果的,你要事先想好对方会有什么反应,然后你再怎么应对,然后对方再反应……一直到最后是个什么结果。

  而我觉得一个更深层的意识是,你应该首先做一个“player”。

  Player,在游戏中叫玩家,在体育比赛中叫选手,在博弈论中叫参与者 —— 其实都是一个意思,博弈论(Game Theory)说的都是 game。有一点参与游戏的精神,你就有权在规则范围内采取对自己最有利的行动,你就是积极主动的,你就会平等对待对手 —— 你就既不是一个浑浑噩噩整天根据别人设定做事的人,也不会有整个世界绕着自己转的幻觉。

  小结:如果说计谋是阴谋之学,博弈论可称为阳谋之学,阴谋不可持续,总是损害一方的利益。经济活动中,每个人竞相逐利,哪些行为对自己有利,哪些不利,每个人都很清楚,为避免零和游戏,建立长久的合作关系,阴谋不可取,运用博弈论的特点,做一个合格的player,运用规则为自己争夺利益,以合理的方式改变局面,博取自己的利益。

您的支持将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