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论:监管者的角色

  在市场经济中,经济学家们总是推崇市场自我调节的力量,有些极端的例子是认为对于市场的任何监管都是不好的,而在某些市场调节失灵的时候,老百姓总希望政府能够出面保护他们的利益。博弈论认为,政府的监管并不是一个特殊的角色,在遵循一定的规则的前提下,监管者也是一个player。

  中超联赛在恒大介入之后,国脚级别的球员收入暴涨,因为高水平的球员数量实在是太少了,大家争相以提高球员收入的办法留住好球员。足协随后出台的限薪令限制了球员的收入上限,使得给球员加薪的竞争有了一个限度,相当于给了各俱乐部一个台阶下,这是在一个资方掌握主动的环境下维护各方利益的优选项。

  所谓“公地悲剧”,一片属于大家的资源,每个人竞相从中获取自己的利益,唯恐落后,最后将共有资源一耗而尽,如沿海的渔场、内蒙草原的荒漠化都是此类的例子。理性的个人并不是不知道竭泽而渔的道理,但自己不去攫取,就会有其他人一拥而上,在现实利益和长远利益之间,个人的选项并不多。

  有一种困境叫自由,有一种解放叫禁止。

  当然,监管也并非万能,面对庞杂的市场主体,政府所能做的做多的选项就是抽查,挂一漏万,甚至监管本身效果并不明显,一个极端的例子是加拿大有一个渔场,最后变成了每年休渔364天,只有一天可以捕捞 —— 可是就在这一天,渔民们还是把鱼给捕光了。但是反过来,过于强大的监管力量反过来又会影响市场的主体地位,过去几十年的经历表明,一个过度干预的经济体必然是不健全的。

  在一些经济领域当中,监管者是当然的player,是player,也就需要遵循一些特定的博弈规则。

您的支持将是我最大的动力!